意媒称俄援助别有用心,惨遭网友怒骂白眼狼,意外长赶紧出面圆场


不到万不得已,不轻易插管

他是一个典型的新冠肺炎患者,新冠的呼吸道及消化道症状(发热、咳嗽、气短、乏力、腹泻),病毒性肺炎特征影像表现,新冠病毒核酸阳性,指脉氧仅88%,呼吸衰竭,所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重型的诊断标准他都符合。

最担心的事情还是来了,尽管核酸都转成了阴性,肺部的病变依然在进展,他的血氧进一步下降,病情不允许他外出CT,床旁胸片变成了“白肺”,他成为了危重症患者。

王强与张健  受访者供图

【联合国秘书长:联合国向美国捐25万只口罩帮助抗疫】

2月21日,在面罩吸氧流量达到10L/min时,他的末梢血氧仅仅90%。这相当于在面罩吸氧最大的情况下,还是呼吸衰竭的状态。于是,从面罩吸氧又升级到了经鼻高流量吸氧模式,这是有创机械通气前的一种较高级氧疗手段。

2月26日,他的呼吸频率不快了,心率也从最快的105降到了90,血气分析氧合指数大于200mmHg,都是好兆头,当天转出监护室,改成鼻导管吸氧。

防护服掩饰了我的心虚,这是我唯一一次对他撒谎,其实我也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,但我还是想要给他希望。

入院第7天,病情忽然加重

“你的病情在我们预料中,过几天就会好了,不要太担心,你有点焦虑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