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媒曝光:加州脱衣舞俱乐部、枪支商店仍悄悄营业


3月15日,学校宣布停课,校区关闭,学生开始上网课。知道哈佛大学此前已经关闭了校区和宿舍,Ella说:“直到这时,有些慌了”。她萌生了回国的念头,“我担心最后无处可去。”

2、留学生:成都姑娘Ella

纽约疫情:一步步变得比武汉更严重

截至目前,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涉及的约11000名参赛运动员中,已经有57%获得奥运资格。国际奥委会和32个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一致认为,已经产生的奥运资格保留至2021年,其他的奥运资格赛或达标周期目前均已取消或推迟,新的选拔方式、日程将在和各大单项体育联合会协商后确认。

朋友则告诉Ella,自己已经预定了中转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香港、韩国首尔等航线上的5张机票,“待在纽约很恐怖,完全没有安全感”。

2周前,她出现了新冠肺炎的症状。

3月24日,罗斯福号航母与美利坚号两栖攻击舰、蓝岭号两栖指挥舰、绿湾号两栖船坞登陆舰等大型军舰,在菲律宾海开展联合演练。

3月12日开始居家办公后,Wendy出现干咳症状,频率也逐渐增加。23日晚上,Wendy开始发烧,25日烧到了39度。医保的医生电话一直打不通,而出于对交叉感染的担忧,不清楚自己是否被感染的Wendy,不敢去急诊。想做核酸检测,但是由于纽约州病患“爆仓”,常规的开车检测(美国常见的核酸检测方式)一直预约不上。根据纽约3月21日的规定,目前由于试剂盒短缺,纽约州只对重症患者进行检测。期间公司的人联系过Wendy,让她自己想办法联系医生,万一出现危重情况打911电话求救。随后,她自己网购了血氧仪,以备不时之需。

Ella是成都姑娘,在纽约一所大学读书,今年大一。

曼哈顿岛上,摩天大楼排列紧密,地表上,全球各地的游客与商人,来来往往络绎不绝;地表下,错综复杂的地铁里,大都市的上班族人头攒动。这样的场景一直是美国经济的缩影,但此刻,它却成为了新冠病毒的培养皿。